哀明妃之二


——于藏传佛教之“明妃”有感

妈妈
我这样就圣洁了吗?
说是芙蓉出水
怎会是这般的黏腻与腥羶?

妈妈
祈祷不是虔诚的心语吗?
为什么他们舞动铃杵
总是眼角闪动
口中不停桀桀怪笑?

他们是横列著的红色山脉
有的高大,有的苍老
当我仰望 合十跪下
却被扑倒 宽衣张腿
滩复一滩的泞泥中,
我到底是不是那朵莲花?

妈妈
这样的供养成就了什么?
昨天,我犹被捧护
今天,却任由进出
在掬手和撒手之间
从远观到亵玩,一夕倒转!


回首页·目录页· 上一页·下一页